702  

 

令人扼腕的錯過

只為了   下一次

更加想念的妳和我

:))

 

 

 

九十九.

 

 

 

「大姊,怎麼了???是不是媽怎麼樣了?」

 

「妳快點回來…媽…快不行了…」

 

「到底…到底怎麼回事…大姊…」

 

「媽她早上要出門運動時,忽然叫了一聲,我跟珍圭跑過去看,發現媽她的鼻子、耳朵還有嘴巴都冒血,然後她人就腿軟癱在地上,爸趕緊去開車,送到醫院後,檢查才知道是靜脈破裂…」

 

「那…那現在呢???媽人在哪???」

 

「還在急救,因為醫生說,我們是自己開車過來,所以浪費不少時間,出血的量過大,再加上媽本身有貧血,所以還在急救…但是…情況並不樂觀…」

 

 

珍圭哽咽的說著,她其實也不想要把事情想得太糟,但是醫生都這樣告訴家屬,要她們有所準備,所以才會打電話給順圭要她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回來,趕回來見媽媽…因為,有可能是最後一面。

 

 

「我…我知道了,我現在回去!!!!!!!!!!」

 

「好~那妳自己小心一點…」

 

 

順圭紅著眼眶,原本是滿心期待要去找孝敏,卻沒想到會接到這樣的電話,但是現在沒時間想那麼多了,車子發動往高速公路上開去,在路途上再打給孝敏解釋。

 

 

「孝敏…」

 

「Sun…妳到了嗎?我怎麼沒看到妳的車???」

 

「沒有,我沒去,我人現在在高速公路上…」

 

「咦?為什麼?臨時有事嗎?」

 

「恩,對不起,沒辦法跟妳見面了…」

 

「哦~沒關係的!!!妳去忙!!!見面以後都可以啊!!!!」

 

「那…先這樣,我在開車不能多講…」

 

「好~sunny妳開車小心!!!」

 

「嗯!!掰掰~」

 

「掰~」

 

 

順圭掛斷電話前小聲地說了句對不起,但是孝敏已經先離開話筒所以根本沒聽到,沮喪的孝敏苦笑著,她不知道順圭突然不能來的理由是什麼,起碼要告訴她原因吧,但是順圭一句話都沒說,只有說不能來,讓孝敏整個人很失落,連飯也不吃,直接回辦公室工作,荷拉和泫雅看著出去時是活力充沛的孝敏,怎麼不到半小時就回來,還一臉無奈,想問又不知道該怎麼問,只好偷偷觀察著她到底怎麼了。

 

 

順圭擔心媽媽,一路飆回台中,途中到休息站休息時,打電話給泰妍跟她說明清楚現在的情況,告知她可能會兩三天後才會回台北,事出突然,泰妍也能夠體諒,也只能要順圭小心開車。

 

 

 

 

 

 

 

孝敏回到辦公室後,根本沒辦法好好處理事情,腦子都在想著順圭到底會因為什麼事而不能來,又想到剛剛順圭說她人在高速公路上,既然會開在高速公路上,那就表示有可能是要回去台中,那麼會這麼突然的要回去,一定是因為順圭媽媽發生了什麼事,才會這樣。

 

 

孝敏直覺順圭是因為這樣,不想讓她擔心,才會簡短地說沒辦法到,但要怎麼確認自己的推想是不是正確呢,當然是打給泰妍啦。果然,如她所料,順圭的媽媽臨時被送到急診室動手術,順圭才會緊急得趕回去,知道實情後,孝敏不但沒有鬆口氣,反而更加緊張,要是真的因為這樣,順圭的媽媽走了,順圭怎麼辦,越想越心慌,越想越擔心順圭,孝敏趕緊跟恩靜請事假,然後再去跟美英借車要開去台中,這時候坐車太浪費時間了。

 

 

順圭到了醫院後,急忙到手術去,一家人都在,神情擔憂的跟順圭講明現在的情況,大約過了半小時後,醫生出來,順圭的媽媽也被推出來,但是人還沒清醒。

 

 

「醫生,我媽現在怎麼樣了???」

 

「病人經過大量的輸血,還有做完血管栓塞後已經沒事了…」

 

 

聽到醫生這樣說,大家才鬆了一口氣,臉上才有笑容,但是回到病房,媽媽身上插滿管子,因為做栓塞是把破洞的靜脈給堵住,血液流不通,造成腦部的血液留不下去腫脹著,每個人看到媽媽這樣全都哭紅眼眶,為了活下去,只能這樣子,真的很辛苦。

 

 

 

 

 

 

 

 

「喂~sunny…」

 

「孝敏…」

 

「阿姨住在哪間病房啊?」

 

「咦?孝敏妳人在台中!!!!」

 

「恩,我現在在醫院的停車場…」

 

「妳怎麼會來…?」

 

 

孝敏急忙到了病房後,很剛好的順圭媽媽也醒來,但是順圭的爸爸看見孝敏來很不開心,雖然說還是笑著對她,但是有眼睛的人都感覺得出來眼裡的疏離感。

 

 

「媽~好點了嗎?」

 

「恩…」

 

 

媽媽醒來,大家當然都很開心,每個人臉上都露出笑容看著媽媽,媽媽也知道她似乎是從鬼門關前走一遭,眼眶泛紅地看著大家,緊握著兒女們的手。

 

 

「媽~孝敏也來看妳了…」

 

「阿姨,我是孝敏,現在人好點了嗎?」

 

 

人沒事,大家才有心情吃飯,既然有客人,那麼珍圭和銀圭她們就先去吃飯,順便把爸爸給架開,免得有衝突發生,而順圭媽媽看到孝敏來,心裡的愧疚湧上心頭,握緊孝敏的手,想跟她道歉,但是礙於還沒有力氣,只能一直看著她然後點頭搖頭。

 

 

「媽~妳看到孝敏來很高興齁…」

 

 

順圭當然開心媽媽看到孝敏的反應會是這樣,但她不知道的是,會這樣的理由是因為先前曾傷害過才會有現在這麼愧疚的樣子。

 

 

媽媽升起手做出拿筆的姿勢,意思是她要寫字,順圭趕緊拿出紙跟筆給媽媽看她要寫什麼,一開頭,寫的就是孝敏的名字讓順圭有些詫異,在後來寫出對不起三個字時,順圭更是一頭霧水,完全不懂為什麼媽媽要跟孝敏道歉。

 

 

「阿姨…沒事,真的…我沒事的,妳不要跟我道歉…」

 

 

孝敏握著順圭媽媽的手,不斷的要她放心,說自己不在意,而順圭看到這樣更加疑惑,因為這兩個人肯定是有什麼事瞞著她,才會說出一些連她都聽不懂的話。

 

 

接著又寫下,”順圭,對不起”這幾個字,讓順圭更加好奇到底兩人之間有什麼事。

 

 

「孝敏,我媽跟妳之間到底有什麼事?為什麼我媽要跟我們道歉…」

 

 

孝敏當然知道順圭一定會問,但不知道該不該說,轉頭看了順圭媽媽一眼,順圭媽媽馬上寫下”告訴她”三個字,眼神示意孝敏趕快說清楚,不要讓順圭誤會下去,孝敏才把那天在醫院走廊外跟媽媽的談話都說了一遍,順圭才明白原來孝敏堅持分手的理由不是因為她過於急躁要公開,而是,被自己的媽媽威脅,恍然大悟的順圭看著病床上的媽媽,根本無法責備,只能心疼的看著孝敏,因為她的關係,讓孝敏受了多少的委屈。

 

 

「孝敏,讓妳受委屈了…」

 

「sunny…」

 

 

能夠把事情的一切都說出來,孝敏當然很開心,但是她還是很擔心順圭會不會因為這樣對她的媽媽不滿或是有其他不好的想法,但是在當事人面前真的不好說。

 

 

就在兩人互相對望時,順圭的媽媽拉起孝敏的手,另一手要順圭的手過來讓她牽著,然後把兩人的手互相交疊,且發出微弱的聲音說。

 

 

「不要分手…我認同妳們…真的…」

 

 

這句話,天知道順圭盼望了多久,但卻不希望是在醫院這樣的場合,可是聽到了,還是覺得很開心,緊緊握著孝敏的手,她們兩人公開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雖然過程很辛苦,但是,起碼得到了媽媽的認同。

 

 

 

 

 

大夥吃完飯後,回到病房裡,媽媽雖然還是看起來有點虛,不過已經比剛醒來的時候好很多了,晚上本來是順圭要留下,但是珍圭看到孝敏都趕來了,便想說要讓他們多點時間相處,而且看到兩人眼裡的愛火,根本不像是分手後的情侶該有的樣子,所以,為了要讓兩人和好,珍圭就這樣決定,把順圭和孝敏趕回家去。

 

 

留下來的珍圭顧著媽媽,雖然頭還是很腫,但是精神已經好很多,喝過水,嘴巴也稍微能夠大聲一點說話,其實剛剛回來病房的時候珍圭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孝敏會一直握著媽媽的手,兩人親暱的樣子讓她百思不得其解,更奇怪的是順圭,從頭到尾都在笑著,完全沒有覺得這樣怪怪的,所以一定是在他們出去吃飯時發生什麼事才會變成這樣,珍圭很好奇,開口問了。

 

 

「媽~剛剛在病房裡…順圭是不是跟妳坦白她跟小明的事啊…?」

 

「嗯?怎麼這麼問?」

 

「沒有啊,看到你們笑得這麼開心,而且孝敏還牽著妳的手,我就覺得很奇怪啊,因為…媽妳那天也聽到順圭跟爸吵架說的話了吧…」

 

「恩…我知道,但其實…順圭和小明會分手都是我害的…」

 

「欸?為什麼??什麼意思…」

 

「那天小明來醫院看我,我後來不是叫她跟順圭出去吃飯嗎?但我臨時想到要叫他們順便買妳的晚餐,走出去就發現他們兩個很親密的抱在一起,妳可能會說好朋友都這樣,但我知道,她們眼神裡表現出來得絕對不是好朋友,而是情人的樣子…」

 

「所以…媽妳早就知道了!!!!」

 

「那時候心裡大概就有底了,後來我來醫院作化療,小明剛好來找我,趁著順圭去幫我裝水時,我跟她說希望她能夠跟順圭分手,不然的話,我怕順圭會跟她爸爸槓起來…」

 

「媽~妳…妳真的對小明這樣說啊…」

 

「恩,原本我是不希望看到順圭和妳爸為這件事鬧僵,但現在看來不管我有沒有說,他們都會鬧僵的,再來,我看到分手後的順圭那種強顏歡笑的樣子,我真的很不忍心,明明很難受卻還是要裝出笑臉鼓勵我繼續接受治療,讓我覺得我這個當媽媽的很失敗,都不了解女兒真正要的是什麼,然後就隨隨便便決定她的人生…」

 

「媽…妳不要這樣想,或許這就是她們感情的考驗啊…」

 

「不,不是,這次我靜脈破裂才是上天給我的考驗,應該說是拆散這對有情人的懲罰,所以我剛剛看到孝敏馬上就跟她說對不起,也跟順圭道過歉,我這樣做,真的太過自私了…」

 

「媽~~~」

 

「唉…總之,我能做的都做了,現在…就剩妳爸那邊了…」

 

 

沒錯,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頑強的爸爸,看順圭和孝敏要怎麼去解決。

 

 

 

 

 

 

 

孝敏開著美英的車跟著順圭回到家,雖然說剛剛在醫院裡面,兩人有因為媽媽的關係稍微恢復一點,但是兩人之間還是沒有說得很清楚,還是有些尷尬。

 

 

回到順圭房間後,兩人對看著,氣氛有些尷尬。

 

 

「sunny…」

 

「孝敏,為什麼不告訴我,是我媽要求妳這樣做的?」

 

「啊…我…因為我怕妳要是知道會跟阿姨起衝突啊,而且我想說這樣做妳們家應該會比較平和一點,所以我是打算要等到阿姨身體好點後才告訴妳的,但是又覺得這樣做好像…唔唔唔…」

 

 

孝敏完全沒有說到問題的重點,一個人低頭在那邊碎碎念,順圭燦笑著,眼前這個人還是她的孝敏,還是那個愛著她的孝敏,身體往前,直接摟住孝敏的頭,對準唇,吻著。

 

 

「唔唔唔…唔嗯…嗯哼…sunny…」

 

「我想妳,孝敏…」

 

 

被順圭突如其來的吻住,孝敏反射性的環抱著順圭的脖子,緊緊抱著她,身體緊密貼著,享受久違的擁抱,兩人額頭抵著額頭互相凝望著,孝敏微微臉紅,順圭則是一臉笑意地看著她,隨之吻上。

 

 

「唔唔唔…唔嗯…嗯哼…哼…哼嗯…sunny…」

 

「孝敏…唔唔…唔嗯…」

 

 

兩人緊緊摟著,舌頭互相在對方嘴裡纏繞著,唾沫從嘴角流出,兩人吻得難分難捨,這陣子以來的酸澀和想念,全都在吻裡釋放。

 

 

「唔唔...唔嗯…嗯哼…sun…不可以…這裡是妳家…」

 

「呼…呼嗯…對…對齁…」

 

 

兩人吻得有點擦出火花,幸好孝敏理智還在,制止順圭的手再繼續亂摸,否則就有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兩人調整好心情,調整好呼吸,坐在床上,順圭抱著孝敏,窩在她的頸窩,享受著得來不易的兩人時光。

 

 

「sun~這陣子辛苦妳了…」

 

「沒有,倒是妳,讓妳受委屈了…」

 

「才不會,我一點都沒有這樣覺得,妳看,我們現在不就得到阿姨的祝福了嗎?」

 

「但我們可以盡量避免經歷過中間那段分手難熬的日子的不是嗎?」

 

「啊…唉唷,sunny~~~」

 

 

孝敏抱著順圭撒嬌,然後順圭抬起頭來,認真的看著孝敏,手緊牽著她,這次她絕對不要再放手,分開的日子真的太難受。

 

 

「孝敏,再一次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好~我也不想要再跟妳分開了…」

 

 

緊握的手,緊貼的唇,燦笑的臉,努力堅持下去,總會有條路讓妳走到最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v18y 的頭像
lav18y

lav18y的部落格

lav18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