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  

 

 

 

 

二.

 

 

 

 

 

「快說快說,那人到底是誰???能讓我們可愛的小妹露出這麼女人樣的臉~」

 

「美英姊妳幹嘛這樣說啦!!哎呀~就是…前陣子我不是去參加遊輪的五天四夜嗎?」

 

「嗯!!我記得~不過你那時候好像是跟同事一起去的對吧!!」

 

 

 

 

聽到美英和智妍的對話,孝敏有些汗顏,因為她完全不知道,這陣子除了忙官司,還有跟順圭吵架外,她都沒有好好關心家人,包括美英也是,她也知道美英和泰妍也有問題,只是她目前連自己都用不好了,真的無能為力。

 

 

 

 

「就是在裡面認識別團的...之後有交換聯絡方式…嗯…所以就是…就是這樣…」

 

 

 

 

 

智妍說得吞吞吐吐,臉越來越紅,越是這樣的表現越讓大家感到好奇。

 

 

 

 

 

「你講得不清不楚的!!在遊輪的哪邊遇到的?什麼樣的人?長得怎樣?在台灣做什麼工作的?叫什麼名字啊~」

 

「美英,你是在做身家調查哦!!問那麼仔細!!」

 

「大姊,我是要給智妍意見嘛~知道詳細一點,才能夠多認識這個人啊!!」

 

「唉唷!!!你們先不要問這麼仔細啦,等到真的有結果了我再跟你們說~~~~」

 

 

 

 

 

智妍在關鍵的時候賣了個關子,不管大伙怎麼問,她就是口風緊得一個音都不肯說,既然她如此堅持也只好作罷。

 

 

 

 

 

會堅持只是因為智妍害怕這一切的曖昧都只是她的自作多情,她必須要等到兩人關係確定後,才會大方的跟大家說明,她也很想公開,但她不想要自以為多情。

 

 

 

 

然而,看到智妍這麼喜滋滋的模樣,美英原先喜悅的臉有那麼一瞬間露出羨慕的神情,但就那麼一剎那,旋即變回替智妍感到開心的姊姊樣,彷彿剛剛的想法都沒有出現過。

 

 

 

 

 

美英會這麼難受,是在那天從知恩口中得知泰妍確實是在跟公司裡的小助理曖昧後,約泰妍出來見面所產生的情緒。

 

 

 

 

 

有空嗎…?”

 

 

 

 

 

臨近過年的長假,各個公司都趕在除夕前把重大的事物給處理完,泰妍身為AM負責人當然也是忙得焦頭爛額。她一直都知道美英回來,也知道她跟她在同一棟大樓上班,就是沒有勇氣去找她,即使發了訊息,也都是隔好幾天後才會收到回覆,如此冷淡的態度,泰妍更不知道美英的想法到底為何,只是,想不到美英會主動發消息給她,這讓她非常非常訝異,不斷琢磨這句”有空嗎?”美英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傳給她。是想見她呢?還是有什麼其他的事。

 

 

 

 

會想這麼多,會猜測這麼多可能,是因為泰妍害怕,她跟伯賢的事美英早已知情。

 

 

 

 

 

有空,怎麼了嗎?”

 

 

 

 

泰妍緊張的敲下回復,眼睛直盯著看美英有沒有已讀,結果傳出去馬上就讀取,意思是美英正在等著她的回覆。

 

 

 

 

 

有空出來吃頓飯嗎?”

 

嗯…好…”

 

那我們晚上七點在XX見,用我的名字訂位…包廂…”

 

好…”

 

 

 

 

 

看到美英主動傳訊息給自己,泰妍當然開心,只是,不管是語氣還是用字都讓泰妍覺得很不對勁,後面還加註的包廂,更讓她覺得美英不是單純的邀她出來吃飯,但又不曉得是什麼事要問她,桌上又一堆文件要看,心情很煩燥。

 

 

 

 

 

不知道該說知恩是好運還是壞運,偏偏選在這時候進來泰妍的辦公室。

 

 

 

 

 

「泰妍姊,這是我過年休假大致上的行程,我會跟家人出國慶祝新年,地點還沒決定好,你要聯絡我,就打我的私人號碼…」

 

「嗯,那妳考慮好要到日本演出電影了沒?」

 

「關於那部電影…因為事前訓練只有一個月,即使我的角色不是很吃重,但是一個月要我從不會日語,到能夠把台詞講得正確且熟練,這對我來說有點困難,加上檔期不好安排,我想…麻煩泰妍姊你幫我拒絕…」

 

「唉…好,我幫你拒絕…」

 

 

 

 

本就不悅的臉色,再聽到知恩要拒絕跟日本方合作的機會就更加難看,知恩從進辦公室前就一直在觀察泰妍的表情,她再猜測泰妍到底知不知道美英已經知道她跟伯賢曖昧的事了。

 

 

 

 

 

「看什麼?還有什麼事嗎?」

 

「泰妍姊,你跟…」

 

 

 

 

知恩想問泰妍最近有沒有跟美英聯絡,如果美英知道事實了卻沒有動作這很奇怪,但是從泰妍的態度看來,似乎是如此,所以原本要脫口而出美英兩個字換成了伯賢。

 

 

 

 

 

「你跟…邊伯賢…現在…怎麼樣了…?」

 

「沒怎麼樣…」

 

「泰妍姊…我…我知道你現在已經跟美英姊分手了,但是…但是也不能因為心中的寂寞去找其他人來填補…」

 

 

 

 

 

心情本就糟了,桌上這堆還不知道能不能在七點處理完,現在知恩又在這裡問東問西,泰妍脾氣上來,臉色鐵青地瞪著她說。

 

 

 

 

 

「知恩,這是我的私事!!請你適可而止!!」

 

「泰妍姊,我知道這是你的意思,我也很抱歉我冒犯到你,但是我今天就是有被你罵的準備才會來這問你…」

 

「我再說一次,我的私事不用你管!!」

 

「泰妍姊,你不要這麼固執,聽聽旁人的話好不好,你再這樣沉溺下去,遲早有一天會玩火自焚!!」

 

 

 

 

 

知恩真的是非常嚴肅、語重心長地在說服泰妍,但是泰妍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反倒認為知恩現在是在報復。

 

 

 

 

 

「哼!你現在的語氣很像什麼你知道嗎?」

 

「像什麼?」

 

「很像得不到葡萄一直說別人的葡萄很酸的人…」

 

「泰妍姊!!!!!!!!!!!!!!!!!」

 

 

 

 

知恩氣到忍不住要對泰妍吼,想不到在她心中,自己居然會是這樣的形象,她本是好意提醒泰妍該有界限,卻變成泰妍以為她是在報復,知恩覺得自己真的很好笑,何必這麼好心呢。

 

 

 

 

 

「幹嘛,氣不過是不是,還是你要不要乾脆把我的事告訴美英算了,這樣你得步道我,她也一樣沒辦法擁有…」

 

「泰妍姊,如果你要這樣想的話,我真的沒話說,但是我還是想告訴你,離邊伯賢遠一點!!!」

 

 

 

 

 

知恩氣呼呼地甩門出去,整個辦公室的人都被突如其來的甩門生給嚇到,張大眼看著知恩離開公司,伯賢也看到了,想要上前詢問泰妍,但是又覺得在這時機好像不是那麼適合,只好邊做其他事,邊找機會進到泰妍辦公室。

 

 

 

 

 

「叩叩」

 

「請進~」

 

 

 

 

 

為了趕在七點前結束桌上這堆公文,泰妍連頭都沒有抬起就讓人進來,直到聞到咖啡香,才知道進來的人是伯賢。

 

 

 

 

 

「阿…伯賢…是你啊…」

 

「嗯…是我,泰妍姊,喝點咖啡稍微休息一下吧…不要太累了…」

 

 

 

 

 

泰妍從伯賢手中接過咖啡,喝下去的瞬間,瑪奇朵依舊是甜得讓人發澀,但她已經可以面不改色的喝完,這也算是一種習慣。

 

 

 

 

 

自從上次跟伯賢在樓梯間大吵後,兩人有兩天都沒有聯絡,最後,是伯賢低頭軟化,先跟泰妍道歉,跟她保證不會再逼迫她,兩人的關係才又恢復到先前曖昧那樣。

 

 

 

 

 

「謝謝你…你也快下班了吧…」

 

「嗯…是快下班了,那妳呢,看你這麼努力的要把這堆公文給看完…待會…有…活動嗎?」

 

 

 

 

在進來辦公室前,伯賢就有看到泰妍關掉電視,整個人非常投入在公文裡,且看公文的速度比起之前要快上許多,讓她想起之前Luna說過,要是泰妍完全心急於要處理好公事,就表示晚上有活動,他才會這樣問泰妍。

 

 

 

 

 

「嗯,有個飯局,七點要到…」

 

「哦~原來如此…那我也不打擾了,待會就下班…那妳…吃飽後想要我去接妳的話,可以打給我…」

 

「嗯…你先下班吧…」

 

 

 

 

 

泰妍給了伯賢一個微笑,內心正為了伯賢沒有多問她跟誰去吃飯而鬆口氣,看著時間,已經快要六點,泰妍加緊速度要把手頭上的事物告一個段落。

 

 

 

 

 

六點四十,泰妍急急忙忙到停車場去開車,不時踩油門,深怕會遲到、她也知道美英最不喜歡人家遲到,所以在發動前,有先傳訊息告訴美英可能會遲到請她諒解,殊不知,泰妍的後頭,還跟了公司車。

 

 

 

 

 

到了約定好的餐廳,泰妍才一進門就被識相的服務生帶進美英預定好的包廂,門一打開,空無一人,原來美英還沒到,這讓泰妍稍稍放鬆,至少她不是以一種很慌張的態度來面對美英。

 

 

 

 

 

跟在泰妍後頭的伯賢把車停好也跟著進去餐廳,但是泰妍被帶領到包廂,所以不管眼睛再怎麼看都沒看到人,伯賢只好不斷對著門口進來的人看,看看今天到底是誰要跟泰妍吃飯,還刻意訂了包廂,只是,伯賢並未真的看過美英本人,所以當美英走進來時,他也只是以為是一般客人要進來用餐而已。

 

 

 

 

 

到了包廂門口,美英深呼吸一口氣,才慢慢地敲門進去。

 

 

 

 

 

一進到裡面,可能因為好一陣子沒有聯絡,兩人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對視野只有短短的一秒鐘,一瞬間空氣凝結,僵持了一陣子,美英才拿著菜單要泰妍點菜,兩人才慢慢的有話聊。

 

 

 

 

 

「大致上就這些…有要加點會再告訴你們…」

 

「好,麻煩你們稍等,餐點馬上來~」

 

 

 

 

服務生出去後,又陷入一片沉默。

 

 

 

 

 

美英看著泰妍,有好多話想說、好多問題想問,但是她知道不能急,一旦急了就是將泰妍推離自己,因此,還是由美英先開口。

 

 

 

 

 

「最近還好嗎…?」

 

「就是忙著處理公司的事,你呢?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因為孝敏,擔心她,秀妍和允兒環島去了,她又跟順圭鬧彆扭,所以我怕她一個人沒辦法好好處理官司,所以回來陪伴她,給她支持…」

 

「原來如此,那…孝敏的官司現在還好嗎?」

 

 

 

 

聽到美英這個回答,泰妍有些失落,但又覺得自己很可笑,居然還妄想要聽到美英是因為想念她才會趕快回國的這個答案,到底是自己在這場愛情中放得太大,還是太在意美英的一言一行了。

 

 

 

 

 

「今天判決剛出爐,她沒事,完全沒事了…」

 

 

 

 

因為順圭和孝敏分手後,泰妍也連帶地沒有跟孝敏聯絡,加上她這陣子時間都被伯賢給占走,比較沒有時間看電視關心時事,自然也不知道孝敏獲判無罪的消息。

 

 

 

 

「那就好…沒事真的事太好了…」

 

「是阿。接下來讓她好好休息,然後好好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

 

 

 

 

 

美英看著泰妍,每說一句話,眼淚就在眼眶裡打轉,嘴上是在說話,但是腦袋裡都是想著那天在樓梯間聽到的對話,她好想問、好想問,可是她不知道泰妍會不會承認,也不知道問了之後,對於兩人之間的關係會有什麼樣得變化。

 

 

 

 

 

原本很敢衝的美英,為了朋友,可以犧牲自己的假期提前回台,卻往往都在愛情中理性過頭。

 

 

 

 

 

「美英…摁…你…今天怎麼會特地約我吃飯…?」

 

 

 

 

又沉默了好一陣子,這次是泰妍先提出疑惑,她想知道美英為什麼會特意約吃飯,是不是復合的表示呢,泰妍隱約期待著這樣的答案。

 

 

 

 

 

掩藏不住興奮的眼神,熱切地注視美英,但是美英卻無法回應這樣的熱情,因為她主動找泰妍吃飯,是想要問清楚,現在,她們,之間,到底算什麼。

 

 

 

創作者介紹

lav18y的部落格

lav18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唉
  • 其實人往往都是這樣,跟最親近的人有疙瘩反而會小心過了頭...
    只能繼續被這對虐了,你真的還是很會卡文啦XDDDD
  • 因為太過在乎,反倒不知道該怎麼自在相處
    阿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樣才有動力繼續看文阿XDDD

    lav18y 於 2015/08/08 10:47 回覆

  • SONE Judy
  • 太妮快和好啦ㅠㅠ
    沒有太妮是什麼世界啊~((演哪齣的==
    看到差點去淋雨
  • 哈哈哈哈~不要激動,颱風還是乖乖在家比較好哦~~~

    lav18y 於 2015/08/08 17:01 回覆

  • Vera
  • 看到這才想到…
    呀…邊伯賢怎麼還沒領便當啦!

    泰尼兩人如果不適時的把心中疙瘩說出來解決,會很難有機會再複合的…嗚…
  • 哎呀呀~他還會再出來一下下XDDDDDDDD

    有時候越是親密的人,越想多了之後,越難開口

    lav18y 於 2015/08/08 17:06 回覆

  • Nokdu
  • 我居然很討厭這里的泰妍
    應該說跟伯賢曖昧後,我就很討厭她
    想左右逢源的感覺

    上一章就孝敏跟美英一對
    這章索性把知恩跟美英一起算了
  • 應該是說,我有點點私心,將我認為的雙魚描述成一個享受曖昧、猶疑不定的女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這樣嘛!!美英要哭了XDDD

    lav18y 於 2015/08/08 17:11 回覆

  • Nokdu
  • 我就生氣嘛,我的美英應該放在掌心呵護

    雙魚座真的是這樣麼?
    我有認識的雙魚男雖然有很多異性朋友
    不過對另一半很專一的
  • 沒錯!!!但是泰妍猶豫的個性,反倒會讓本該是被捧在心上的美英,不得不堅強!!!

    恩,就我身邊認識的人來說都是如此!!!
    我連續遇到好幾個女生,年紀在20~40左右的都差不多是這樣
    男生我不知道,但是女生在我認為啦,確實有點享受曖昧的感覺~

    lav18y 於 2015/08/09 11:44 回覆

  • W.S.
  • 太妮快和好吧TT 虐我太妮會遭天譴的(才不#
  • 哈哈哈哈哈~可能還要一陣子哦!!!!

    lav18y 於 2015/08/11 00: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