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三.

 

 

 

 

 

 

「泰妍…我…對你來說…算什麼?」

 

 

 

 

 

美英看著泰妍的眼睛,相愛這麼多年,泰妍的說謊習性她都知道,緊盯著她,是不想要給自己自欺欺人的機會。

 

 

 

 

 

相較於美英問問題的堅定,泰妍對於她突如其來的詢問感到詫異,也許是罪惡感作祟,這個問題一時間她竟答不上來。

 

 

 

 

 

「恩…美英…你…恩…」

 

「泰妍…跟我分手後,你有想過為什麼我會這麼堅持跟你分手嗎?」

 

「阿…有…我知道是我自己過於沒自信…」

 

「那你現在呢?有自信了嗎?還會認為我跟宥利偷偷來嗎?」

 

「不…不會了…」

 

 

 

 

 

泰妍回答的很沒底氣,眼神跟美英對視到後就馬上看往別的地方,她現在不敢說有自信,但可以肯定美英真的沒有跟宥利偷偷來,因為現在偷偷來的人,是她。

 

 

 

 

 

「不會了?泰妍,我不懂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恩…就是…就是…我沒有在懷疑你跟宥利了…」

 

「所以…現在…你對我…還是…跟之前一樣嗎?」

 

 

 

 

 

看到泰妍的態度畏畏縮縮,美英已心灰意冷,但是她還是不想要放棄,她還是堅信她跟泰妍多年的感情不會輸給一個毛頭小子。

 

 

 

 

 

「我…」

 

 

 

 

 

這個問題,泰妍看著美英,一時間卻答不上來,她很想要說是,但是依她目前的狀態,她沒辦法欺瞞自己的心,否認自己確實有曾想過要與伯賢交往過的念頭。

 

 

 

 

「泰妍…我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

 

 

 

 

看到泰妍答不上來,美英已經快要忍不住淚水,但是她不想要讓泰妍看到她哭,所以要她回答完最後一個問題。

 

 

 

 

 

「在我們分手的這段時間…你有遇到欣賞的人嗎?」

 

 

 

 

 

 

美英這樣問,讓泰妍瞪大眼嚇一跳,仔細想想美英是不是知道些什麼,所以今天才會特意找她出來,但是又想不通到底美英知道多少事情,所以她不敢貿然回答,只是傻楞楞的看著美英。

 

 

 

 

 

 

泰妍傻楞楞的表情,讓美英無奈地搖搖頭嘆氣,她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連最後坦承的機會泰妍也沒有把握,與其欺騙自己,大方地坦承或許美英內心還不會那麼糾結和難受,但是泰妍她,選擇讓她冷漠。

 

 

 

 

 

「我知道了…待會菜來你就吃吧…」

 

「欸,那你呢美英?你要回去了?可是…可是你都還沒吃耶…」看見美英後來便黯淡的神情,接著起身拿起包包要走,泰妍緊張的喊住她。

 

「恩,無所謂了,你慢慢享用吧…」

 

「美英,等等,你等一下,你找我來只是為了要問這些問題嗎?」

 

「是阿,不然你以為…我要跟你復合嗎?」

 

 

 

 

美英似笑非笑的看著泰妍,她已經被泰妍的態度給打擊到谷底,腦袋毫不猶豫下脫口而出傷人的話卻毫無自覺。

 

 

 

 

 

「美英…你…」

 

「我走了~」

 

 

 

 

 

忽然被美英冷漠的語句給嚇到的泰妍,無法回話,只能愣在那看著美英走下樓梯。當美英走到樓下要先結帳時,撇頭看見那個讓她恨之入骨的男人正在店裡四處張望,美英冷笑,想不到居然跟蹤泰妍到這來,看來他也是個很沒安全感的人,但是這一切都與她無關了。

 

 

 

 

 

付完帳,美英踩著油門,任由眼淚在臉上滑落,她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為泰妍哭了。

 

 

 

 

 

還是不了解美英找她來吃飯的用意在哪的泰妍,呆坐在沙發上,服務生過來上菜,滿滿一桌菜她也毫無食慾,腦袋總是想著剛剛美英看她的眼神,以及問她的問題,但是她怎麼樣都不覺得美英會知道她跟伯賢的事,然而,她仔細回想今天發生過的事,忽然想到了知恩。

 

 

 

 

「鈴~~~~」

 

「喂!!我是知恩!!」

 

「李知恩,你是不是把我的事情跟美英說了!!!」

 

「蛤?泰妍姊你什麼意思?我不懂…」

 

 

 

 

 

正在拍攝廣告的知恩,因為工作用手機響起,助理趕緊將電話拿給她,她沒有想到會是泰妍打給她,而且語氣還是這麼衝,覺得非常莫名其妙。

 

 

 

 

 

「我說,你是不是把我跟伯賢的事告訴美英了!!!!!」

 

「沒有,我沒這麼無聊~」

 

 

 

 

聽到泰妍語氣這麼火大,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知恩也不爽了。當初是美英先發現才來問她,所以不算是她主動告知的。

 

 

 

 

 

「那…為什麼美英今天會特地找我出來,然後問我一堆莫名其妙的問題,她是不是知道什麼,是不是你有暗示她什麼?」

 

「泰妍姊,我今天除了下午回公司跟你報告外,我一整天都在忙工作,到現在也還再拍廣告,我哪有時間去找美英姊,更何況她明知道我跟你之前的事,她這麼討厭我,為什麼要來找我?」

 

「好!!既然你說到下午,我問你,你下午為什麼要跟我講那些,你是不是有打算要跟美英說?」

 

 

 

 

 

聽到泰妍這樣說,知恩無奈地嘆氣,到底她對美英有多虧欠,才會這麼緊張的要打電話警告她阿。

 

 

 

 

 

「泰妍姊,第一,我沒有那麼無聊,第二,我說的話她未必會信,第三,不做虧心事,就不要怕被人說!!」

 

「李知恩你!!!!!!!!!!!!!!!!!!!!!!!」

 

「泰妍姊,我再好心奉勸你一次,如果你真的愛美英姊,那就請你趕快斷了跟邊伯賢的關係,不要想著要兩邊的溫柔,太貪心的人最後就是會什麼都沒有!!!!」

 

「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現在也不想管你,但是泰妍姊你要知道,即使你現在的狀態是分手,但是只要你對美英姊還有一絲絲想復合的信念,你就不應該跟邊伯賢搞這些藕斷絲連,你明知道美英姊有感情潔癖,你明知道她非常愛你一個人,但你還這樣對待她,我老實說,我不認為你還值得美英姊去愛了…」

 

 

 

 

 

知恩講得直白,也讓泰妍驚覺自己剛剛遲疑的態度是讓美英提前離開的原因,但是她現在能怎麼做呢,既不想要破壞跟伯賢的友好關係,但又不可能放棄美英,騎虎難下,做什麼都不對。

 

 

 

 

 

「知恩…為什麼…你會這麼替美英說話…?你之前不是還因為她是我女友而討厭她嗎…?」

 

「因為…美英姊全心全意地去愛妳、呵護你,我不想要也讓她受到跟我一樣的傷害…」

 

 

 

 

 

知恩哽咽的說著,她會這麼替美英出頭,不光是討厭伯賢,而是在那陣子她纏著泰妍的時候,對於泰妍曖昧不明的態度感到無可自拔,明明想要她給個明確的答案,卻往往用其他甜言蜜語給安撫帶過,她不希望美英也被泰妍這樣傷害,因為曖昧不明的語調,真的會讓對泰妍有愛意的人誤會,她只想要幫助泰妍認清她心中重要的人是誰的事實,即使那人不是美英,是那個新歡伯賢都無所謂,重要的是,不要再讓這樣的情況下去,否則,三人都會受傷很深。

 

 

 

 

 

「知恩…我現在…很令人討厭對吧…」

 

 

 

 

泰妍邊說,邊掉淚,她沒有美英可以說話,也不想要打電話跟順圭說這件事讓她念,現在只剩知恩還願意跟她說話,一瞬間卸下心防,哭著跟知恩說心裡話。

 

 

 

 

「你要我老實說嗎?」

 

 

 

 

雖然工作人員再旁邊有稍微催促了,但是知恩還是耐住性子跟泰妍說話。

 

 

 

 

「恩…」

 

「真的…非常討厭…」

 

「哇嗚嗚嗚…嗚嗚嗚嗚…」

 

 

 

 

 

一講,泰妍突然爆哭起來,先前一直不敢面對的事實,現在被人一語道破,尷尬、窘迫、不悅的複雜情緒一次爆開來。

 

 

 

 

 

然而,知恩接下來不管說什麼,泰妍就只是一直哭泣,但是她也沒辦法耗下去,只好要泰妍傳她現在的位置後,趕緊上工把這個廣告用最快速度給結束,雖然說是最快速度,但是等她到泰妍那後,也已經三小時後,餐廳已經要打烊,看到知恩出現,店員彷彿看到救星般,趕緊帶她到包廂去找泰妍。

 

 

 

 

 

一打開門,就看見泰妍蜷縮在一角不斷啜泣,眼睛早已哭到紅腫,知恩心疼的過去幫她擦拭淚水,一句話也沒說的把她帶離餐廳。

 

 

 

 

 

然而,站在餐廳附近不斷看向餐廳的伯賢,看到知恩的出現非常訝異,再看到知恩拉著泰妍出來,認定她就是跟泰妍來吃飯的人,只是可能因為工作耽擱才會遲到,但是,如果是要跟知恩吃飯,為什麼泰妍不老實說呢,種種想法在腦袋滋長,看到知恩把泰妍帶走更是不爽,可他一個不注意兩人就不知道走到哪去,只好悶氣先回家。

 

 

 

 

 

知恩拉著泰妍找到她的車後,便開車要送她回去,一路上都沒有說話,泰妍也只是不斷擤鼻子,聽得出來還是在哭泣。

 

 

 

 

 

直到泰妍家門口,知恩停好車,才轉過頭去跟泰妍說話。

 

 

 

 

 

「美英姊找你吃飯,問了你什麼?」

 

「她問我…她對我來說是什麼…」

 

「那你回答了嗎?」

 

「沒有…」

 

「還有呢?她還有問什麼嗎?」

 

「她還有問說這段時間我有沒有遇到喜歡的人…」

 

 

 

 

這樣說,知恩就知道美英來找泰妍的用意,但是也能想像得到看到泰妍這種態度,美英會有多難受的離開,只能說,泰妍沒有把事情處理好,才會變成這樣。

 

 

 

 

「泰妍姊,你現在…仔細地想想,不要用認識的時間來比較,美英姊跟邊伯賢,哪一個…對你…比較重要?」

 

「我…」

 

 

 

 

 

泰妍紅著眼眶看著知恩,這跟剛剛美英問的問題一樣,她無法思考,所以答不出來。

 

 

 

 

 

「如果…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現在會不會是真的喜歡邊伯賢,只是礙於你跟美英交往十年的感情,所以你不願意承認,也不要放棄?」

 

「我…」

 

 

 

 

 

泰妍再一次語塞,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也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可能。

 

 

 

 

 

「泰妍姊,我希望你能夠好好思考…不管你最後選擇誰,我相信都會好過現在的情況,放過自己,也放過他們倆個人,趕快…做出決定吧…」

 

「如果我能做出決定的話,我現在就不會這麼難受了!!!!!!!!!!!!!!!!!!!」

 

 

 

 

 

泰妍忽然對知恩大吼,接著開門下車,狠狠的將車門甩上,進到屋裡,看到泰妍這樣子,知恩只能搖搖頭。

 

 

 

 

 

泰妍的態度會如此,也就意味著伯賢對她來說重要度跟美英不相比擬,雖然知恩一點也不覺得伯賢到底哪有會比美英好,但是這是在她的觀點,不是泰妍的視角,所以無從評論起。

 

 

 

 

 

然而,她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想要腳踏兩條船的人,雖然說已身分上來看,泰妍跟美英已經分手,所以認識新朋友,有點曖昧無可厚非,但是泰妍不能夠嘴上說要跟美英復合,但是背地裡跟伯賢有來有去,這絕對不會是想要復合的人該做的事。

 

 

 

 

 

 

寂寞不是藉口,愛情只要兩個人,簡簡單單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lav18y的部落格

lav18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Vera
  • 在跟美英分手後,遇到一個對她溫柔的人...
    伯賢大概就像泰妍的浮木...
    其實曖昧是一回事...
    真正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
    能曖昧的人並不一定適合交往。


    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泰妍現在還現在曖昧的漩渦裡...
    既不想放掉那曖昧的感覺,(((((這邊少打一個「不」字
    也同時對美英又抱持著期盼美英能跟她復合的心態...

    有些雙魚的確會享受曖昧的感覺...

    魚與熊掌不可能兩邊都兼得...
    現在身旁人說再多她都聽不進去了....
    只能讓泰妍自己去想通,但希望想通得那一刻不要太晚才是...


    ※漏打字,重新留言,請幫我刪除第一則,謝謝!^^
  •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這一句話其實就已經解釋太妍的行為了!!!

    在我的想法裡,雙魚在感情的這一塊確實稍微貪婪點

    感謝你認真地留言阿~~~~~~~~~~(淚XD)

    lav18y 於 2015/08/12 00:37 回覆

  • SONE Judy
  • 太虐了啦,看不下去了啦
    好像一把刀在我的心一直劃一直劃...
    有個想哭的感覺..ㅠㅠ
  • 哭吧哭吧,跟著主角們一起宣洩情緒~~~~~^^

    lav18y 於 2015/08/12 00:35 回覆

  • W.S.
  • 太妮的部分越看越虐啊QWQ
    太妍妳應該要好好思考的啊QAQ 害美英受傷了嗚嗚嗚QQ
  • 超級虐的> <

    lav18y 於 2015/08/12 00:35 回覆

  • WHAT
  • 其實...
    屁龍喜歡就好 ~ (撥頭 兼 豁達樣

    話說
    很想用大大別篇做註解
    可這章才剛開始的說 ....
    俯仰之間 悵然若失 啊 ~ 泰妍姊姊
    你就讓Sunny姊姊拿球棒 Yoona姊姊手刀 聯合打暈你好了 XDDDDDD

  • 哈哈哈哈~粉絲們現在心臟都很強!!!!!!!!!!!!

    恩~~~才剛開始,太快註解了啦XDDD
    我也好想打醒太妍XD

    lav18y 於 2015/08/12 00:34 回覆

  • 唉
  • OMG
    很多人都會在另一個人失戀期間介入
    有些是會很幸福 但有些只是假象
    在什麼都沒有的時候 突然有一個人把自己捧在手心 貼心呵護 下意識會去抓住他吧
    而且偏偏給這個悶騷的抓住 兩邊都要好 兩邊都傷人啊…
  • 就是因為抓住了,想甩也甩不掉,可是又無法割捨前面的感情
    才會面臨這麼矛盾的局面> <

    lav18y 於 2015/08/19 00:47 回覆

  • J.C.
  • 呀!不要呀!泰妍真的要投入伯賢的懷抱嗎?
  • 等著看吧^_<

    lav18y 於 2015/09/30 2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