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jpg

 

三十七.

 

 

 

 

 

權侑利在順圭和泰妍離開後,拼命打電話給孝淵,奪命連環call,無奈電話不是轉到語音信箱,不然就是直接被掛斷,這讓她驚覺到事情的不對勁,想要直接到D社去找人,但是礙於身份的關係,要是真的去的話,萬一被察覺什麼就不好,因此,侑利打電話到D社找人,卻得到了這樣的消息。

 

 

 

 

「金孝淵小姐離職了」

 

 

 

「離職!!!為什麼這麼突然?」

 

 

 

「這個我們也不曉得,她剛剛拿了離職書來給我們主任後,東西收拾好就走了

 

 

 

「哦好,那我知道了,謝謝你」

 

 

 

「不會

 

 

 

 

孝淵莫名離職,而且還是拿離職書,這根本不合理,她才剛收了她兩千萬,怎麼會一下子就不見,不安感漸漸的讓侑利變得焦躁不安,孝淵的電話持續的打不通,總機卻打了上來。

 

 

 

 

「社長,門口有幾位說已經跟您有約了

 

 

 

「嗯?我這時間沒有客人啊?請他們有事的話先留話,我現在在忙」

 

 

 

「但是,社長,我....我攔不住他們~~~

 

 

 

總機的聲音還沒消失,社長室的門就被打開,四個西裝筆挺的男人站在宥利的面前,臉上看不出絲毫情緒,沒有電影中流氓耍狠的模樣,只有謙和的雙手擺在後頭看著眼前的人。

 

 

 

「你們是誰!!!」

 

 

 

「權小姐,你不用知道我們是誰,麻煩你把給金孝淵小姐的東西全部都交給我們!!」

 

 

 

「你....你們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一聽到孝淵,宥利知道大事不妙,會突然離職,八成也跟這群人有關,而且剛剛順圭才來放話,顯見,這是順圭找來的幫手。侑利一邊否認,一邊在想著該怎麼打電話報警保護自己,但對方似乎已經看出她的用意,微微一笑說。

 

 

 

「權小姐,如果你要找警察也可以,我們這邊有金孝淵小姐的錄音檔,可以證明那些資料都是你唆使她去做,我們還有你當初匯款給金小姐的紀錄,你覺得,你還要找警察來嗎?」

 

 

 

「你們....你們到底要幹嘛」對方所言極是,這時候報警不就是等同於讓警察來抓自己嗎,不對,不對,這樣不行。

 

 

 

「我剛剛說了,麻煩你,把交給金孝淵小姐手上的所有資料以及電腦全部都給我們,我們只要這些東西!」

 

 

 

眼見對方眼神露出殺意,要是這時候抵抗不知道會遭遇什麼不測,宥利只好拿出隨身碟給他們。

 

 

 

「在這裡,拿去」

 

 

 

「權小姐~~~你真的當我們是白痴還是三歲小孩啊,只給我們一個隨身碟,我怎麼知道你那邊會不會有備份的東西呢?」

 

 

 

「你們不要太過分喔!!!」

 

 

 

「過分的人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欸欸欸,你們,喂!!!!!」

 

 

 

兩人一組,一組把宥利辦公室的電腦和光碟、隨身碟,任何有可能會備份的東西都被帶走,另外一組則是壓著侑利到她家去,把所有東西都翻了一遍才放人。

辦公室的人眼睜睜看著社長被帶走,還被下令說不准報警,整個公司亂成一團。確認所有可能會留有備份的3c產品,對著宥利拿出一張紙,要她簽名。

 

 

 

「這是什麼?東西都被你們拿走了,我還簽什麼東西!!!!」看著自己的家被亂翻一通,想要反抗也無能為力,宥利只能夠氣憤的看著眼前的兩人恣意肆虐自己的家。

 

 

 

「這是為了避免你之後又拿這些東西來威脅金泰妍小姐的保證書,麻煩你,簽個名」

 

 

 

宥利手被迫握著筆,不簽就無法讓這些人離開,只好趕快簽,讓對方走人,要走之前,對方還烙下狠話,假設後面還有後續的事情,會再來找她。

 

 

 

「啊!!!!!!!!氣死我了,我要找金孝淵,她一定是出賣我了!!!!!媽的」

 

 

 

宥利狂打電話,孝淵的電話依舊是轉到語音信箱,直到一小時後,孝淵才回電。

 

 

 

「金孝淵!!!!!你人到底在哪?為什麼忽然離職?我家又被人給翻得亂七八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一開口就是霹哩啪啦的大吼一通,在機上的孝淵早知道會這樣,就先把手機拿得老遠,剛剛不論怎麼打電話都不通的原因就在,因為孝淵在準備出境,直到起飛後,才開機。

 

 

 

「他們也去找你了是吧

 

 

 

「什麼叫做也!!你現在到底他媽的人在哪裡!!!!!」

 

 

 

「權社長,金泰妍和李順圭找了黑道的人來我家,把我嚴刑逼供,把我電腦所有的東西都帶走,還逼我簽下自願離職書,我告訴你,我為了幫你這個忙,把我人生和事業都賠上了,你覺得我現在人會在哪裡」

 

 

 

「所以是你把我給說出來的?」

 

 

 

「不然呢,難道你以為我被逼的時候還會選擇袒護你嗎?拜託,權社長,我是收錢辦事的,才不會為了道義賠上自己生命」

 

 

 

「你!!!金孝淵!!!!!!!!!!!你後面收了我兩千萬,結果現在搞這樣是怎樣!!!!!你最好快點來找我,把錢給我還來!!!」

 

 

 

「哈哈哈來不及了,我知道你剛剛一直都有打地話給我,但是我現在人已經在飛機上,所以....很抱歉囉!!!」

 

 

 

「金孝淵!!你到哪裡去!!!!你到哪個國家去,金孝淵,金孝淵!!!!!」

 

 

 

「嘟.....嘟....嘟....」

 

 

 

孝淵掛斷電話後隨即關機,雖然自己沒了工作,但這幾年的積蓄都還有,再加上權宥利的兩千萬,至少能在海外好好的過一陣子,當然,去賭場撈一筆是最快的方式,所以,孝淵決定先在新加坡待一陣子,試手氣、換好運。

 

 

 

「金孝淵!!!!!!!去你的!!!!」被人帶走電腦,能當作籌碼的東西都沒有,就連兩千萬也被騙走,宥利氣得在屋子裡開始亂砸大吼。

 

 

 

美英得不到、金泰妍摧毀不了,現在還被騙走了兩千萬,以及在員工面前鬧這一齣,她的人生到底還能糟到什麼地步。

 

 

 

然而,更糟的事還在後頭。

 

 

 

泰妍已經到法院提告宥利教唆恐嚇、侵犯隱私,檢察官戴著員警拿出搜索票到YG公司去找證物,助理看見大批人馬來,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打電話給她,東西都被拿走了,宥利根本不怕警方來搜,要助理配合警方辦案,隨後自己住家也來了一批警察,同樣都是空手而歸。

 

 

 

但是YG社長的住所和辦公室被搜索的事情,已經被放出來,大批媒體堵在這兩個位置,就是要等到權侑利出來解釋,但她認為既然對方已經把所有證據都找回去了,警方也沒有證據可以辦她,便在鏡頭前開口替自己辯駁,直到AM的顧問律師朴孝珍出來開記者會後,一切都變了樣。

 

 

 

「這是權侑利社長寄信給我們金泰妍社長的信件,各位可以看見,對方派人跟蹤我們社長,還涉嫌恐嚇取財,且聯合D社旗下的金孝淵記者來對我們金社長威脅,這樣的人還敢在鏡頭前替自己澄清這只是有心人士造謠,我相信法官會還給我們社長一個清白

 

 

 

「請問朴律師,為什麼權社長要對金社長這樣做呢?是否兩人以前就有些糾紛?」

 

 

 

「朴律師,請問跟蹤內容是什麼可以稍微跟我們透露一下嗎?是有關金社長的感情生活嗎?」

 

 

 

「請問,金社長對於這件事的態度是?可以跟我們說明一下嗎?」

 

 

 

「各位關於照片內容,這是屬於金社長隱私的部分,我不方便透露,金社長目前人情緒都相當穩定,她全權交給我來處理。至於為什麼權社長要這麼做,這點我們都不清楚,可能要請各位去詢問權社長了

 

 

 

看著記者會,宥利知道,她這次真的是徹底地完了,既然對方有辦法拿走自己的東西,就怎麼不會想辦法偽造文件,讓自己認罪,接受責罰。

 

 

 

「完了....完了.....真的完了.....」

 

 

 

而我們的金社長,正在和黃社長在家裡悠哉著看著這個記者會,果然把孝珍給請來,這些記者們的刁難她都有辦法應付。

 

 

 

「dae~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對吧!!」

 

 

 

「嗯,孝珍姐說,後續如果有需要我出庭的地方再通知我,其餘她的來處理就可以,我沒有要和解,我只要權侑利受到應有的懲罰就好

 

 

 

泰妍說這句話時,咬牙切齒,讓美英忍不住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

 

 

 

「美英,我很認真耶,你在笑什麼」

 

 

 

「你是不是故意要報仇,要把這幾年來宥利糾纏我的那份給一起報復回來啊?」

 

 

「我是那種人嗎

 

 

「你看看你心虛的臉~~

 

 

 

「我哪有」

 

 

 

「你就有!!!」

 

 

 

拗不過美英,泰妍轉過身來,背對美英,氣氛忽然一下降下來,美英才察覺到自己似乎是有點過頭了。

 

 

 

「dae~~~~

 

 

 

「dae~~~~

 

 

 

「dae~~~~

 

 

 

連叫了三聲都沒有反應,拉拉衣角也都不理,沒耐心的美英本來都要生氣了,走過去看著泰妍,才發現她已淚流滿面。

 

 

 

「嗚嗚~~~~

 

 

 

「dae你怎麼了?為什麼在哭?我剛剛態度不好我跟你道歉,你...你...怎麼了?」

 

 

面對泰妍突如其來得哭泣,美英顯得手足無措,很少遇到這樣的情況,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拿起衛生紙,不斷擦拭泰妍臉上的淚水,直視著她,直到她開口。

 

 

 

「嗚嗚我...我是真的很討厭權侑利,很...很討厭她在你身邊繞來繞去,可...可是我...嗚嗚...我沒有辦法...我不想阻止你交朋友....我...我很幼稚,但又不想要讓你覺得我很幼稚....我....可是我真的真的很討厭她....」

 

 

 

泰妍抽噎的斷斷續續說話,把這幾年以來真的很討厭宥利的心情都表現出來,美英沒有想到泰妍會這樣,趕緊抱著她,眼眶默默地也紅了。

 

 

 

「對不起哦~~~dae,可是我也有很努力的告訴她我有你了!!」

 

 

 

「我知道,嗚嗚...我知道,可是我...那時候,對於自己沒有信心,所以她的出現真的讓我感覺到很大的威脅,即是你之後很明確的跟我保證你絕對不可能喜歡上她,但是我,還是悲觀的想著,或許有一天你對我煩了,或是分手後,就會選擇權侑利,去過更好的生活,我也想著,會不會其實她更適合你

 

 

 

「你哦,工作的時候很全心投入,怎麼私下就這麼愛胡思亂想一堆啊」

 

 

 

「沒辦法,我會想,會想到...我都不知道這件事到底有沒有發生過,到底是幻想的還是真的存在!!」

 

 

 

「沒事,現在沒事了,我也在你身邊啊~~」美英抱緊泰妍,這樣的人,怎麼能讓她不好好愛呢,但她也覺得,要是沒有宥利,或許金泰妍這個傻瓜,今天不會這樣為了保護她做這麼多,她也算是因禍得福,發現到泰妍對自己很多用心。

 

 

 

被安撫的泰妍,躺在美英胸上,情緒漸漸緩和,又被帶到另外一種情緒的高潮,雙手原本只是環抱著美英的腰,漸漸的在後背和臀部上下游移,抱住美英的力道也變得更強。

 

 

 

知道泰妍是什麼意圖,美英只是親親她的小嘴,要她不要那麼急,她還有其他事要問她。

 

 

 

「dae等等,我還有事情還要問你」

 

 

 

「什麼事這麼急~~~人家摸得很開心耶!!」

 

 

 

「啾啾是有關孝敏和順圭的事,而且你剛剛才大哭,現在就要轉換情緒,你轉換得過來嗎

 

 

 

「只要是吃你,這有什麼難的

 

 

 

「啵啵乖啦,這攸關孝敏,我真的是想要知道,順圭都已經回來三天了,為什麼還沒有去找孝敏,害我現在回到家,我都很想要跟她說,可是又怕孝敏會難過,為什麼順圭這麼多天都沒有想到她

 

 

 

「哎唷李順圭那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很難捉摸的,而且,上次離開公司後,我也就沒有聯絡她,除了她去拜託孝珍姐親自來幫我處理這件官司,後面我就沒有聯絡她,而且那時候離開公司前,她還說她要來處理她的事了,沒有想到她會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孝敏.....」

 

 

 

「真是的,李順圭到底在幹嘛!!!!!她是不是真的就不要孝敏了」

 

 

 

「如果,我是說如果哦,如果真的最後她們兩個走不下去的話,我們,也要去接受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一想到孝敏受傷的神情和強顏歡笑的笑臉,美英很擔心,真的真的很怕她會不知所措。

 

 

 

「那還是我打給順圭問看看!!」

 

 

 

「可是我,我又怕這樣一打,變得好像是我們在逼順圭,孝敏她不喜歡這樣!!」

 

 

 

「那...那我怎麼辦...」

 

 

 

「齁唷!!她們兩個真的有夠煩的!!」

 

 

 

 

俗話說,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孝敏和順圭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其實,早在順圭抵達台灣時,已經有先傳訊息給孝敏了,孝敏是第一個人知道她已經到台灣,雖說看到順圭傳來的訊息很驚訝,但是孝敏應該也猜得到順圭回台是為了幫忙泰妍,不然不會隔天就傳來權侑利被警方偵訊的消息,不過,順圭傳的訊息,倒是讓孝敏看了好幾次,反覆思索到底是什麼意思,一方面是開心她回國後,第一人知道的人是她,另一方面又不知道順圭對她的態度是怎樣,因為一直在想著順圭,絲毫沒有察覺這兩天美英對她欲言又止的模樣,也沒有跟她說她早就知道順圭回國的消息。

 

 

 

 

‘孝敏,我剛到台灣。Attendez que je revinne, ma chère 。’

 

 

 

 

短短的一句話,讓孝敏不斷想著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句法文,翻譯成中文是’等我回來,親愛的’

 

 

 

但是在孝敏腦袋中,這句話卻有很多意思。

 

 

 

‘等我回來,親愛的’溫柔語氣嗎?

 

 

 

‘我要你等我回來,親愛的’霸氣式的?

 

 

 

‘你要等我回來,我親愛的’語帶命令的?

 

 

 

各種語氣和想像當時順圭打這句話的心境,孝敏不斷在心中猜測,到底是哪一種,如果是其中一種,她該怎麼回應,越想越不知道該怎麼辦,怎麼都已經三天了,順圭還沒有回她,看著對話匡裡最後的訊息是她回傳的笑臉,整整三天都沒有聯絡,現在跟順圭的關係到底是什麼她也不曉得,導致她都不知道該不該傳訊息給順圭,這樣膠著的狀態,讓她心神不寧到無法專注在工作,就連開會時也頻頻出錯。

 

 

 

讓恩靜不得不把她叫到辦公室來責罵給其他員工看,雖然是自己喜歡的人,但是她是老闆,為了要帶員工,還是得要做做樣子給其他人看,卻沒有想到孝敏在這時候提出辭職的要求。

 

 

 

「你要離職?為什麼,你不是做得很好嗎?為什麼要忽然離職?」

 

 

 

「學姊,這件事我想了很久,自從官司後,我就一直在為工作和錢的事情煩惱,我很感謝你再一次的幫助我,我由衷的感謝你,但是我知道即使我工作能力再強,空降部隊的頭銜還是一直冠在我身上,所以....」

 

 

 

「孝敏,如果你是因為被大家歧視或排擠,你跟我說,我會想辦法把這些流言蜚語給消滅掉」

 

 

 

「學姊,你就是為了我做這麼多,這些閒言閒語才會一直存在

 

 

 

「孝敏

 

「學姊,我心意已決,打算辭職後先讓自己去外面走走,好好休息,轉換心情,至於工作,我相信依我的能力,不怕沒有工作可以做

 

 

 

「孝敏,你再多考慮一下!!真的不要這麼意氣用事」

 

 

 

「我沒有在賭氣,也不管其他同事怎麼說我,無論如何,我已經做好決定,明天我會把離職書放在你桌上,我就做到這個月底,手上的工作也會跟下面的人一一交接清楚,這個請你不用擔心!!」

 

 

 

「孝敏……」

 

 

恩靜用乞求的眼神看著孝敏,這時候不是出自老闆的身份,而是她的學姊,愛慕者的位置來讓孝敏回心轉意,可是孝敏早已決定好,只是藉由今天出包的機會讓恩靜知道自己的選擇。

 

 

 

但這不是好時機,感覺就好像是故意要把事情搞砸然後拍拍屁股走人,這點是孝敏比較沒有思慮清楚,但是,辭職這個念頭一直一直都想了很久很久,其實不光只是想,她連辭職的理由都想了一大堆,只是也沒有掉自己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提出離職的要求,看來最近因為順圭、因為月經的關係,理性都被磨耗掉了。

 

 

 

「我給你三天機會考慮,不要這麼衝動,薪水待遇什麼都還可以商量的」

 

 

 

「學姊,我....」

 

 

 

「你先去把剛剛的問題給處理好,其餘的之後再說」

 

 

 

恩靜的鴕鳥心態,孝敏不是不知道,只是,這次順圭回來後,她就心意已決,要跟恩靜斷乾淨。

 

 

 

 

 

 

 

 

 

不是不在意過去友好的學姐妹關係,而是參雜許多讓友誼變質的控制慾後,該繼續維持的理由已不復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v18y 的頭像
lav18y

lav18y的部落格

lav18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馬鈴薯阿伯
  • 好像還差個幾步
    不過至少開始有些動作了
    就等待時間的到來
  • WHAT
  • 我追到了 ~~~ (泣

    希望隔天離職書會直接在桌上啊 ~~
    三天什麼的 變化好大 (緊張樣

  • 52國語言翻譯公司
  • 以也年地這是個果是他麼向在來起三,們為如每為

    105國☉語♀言♀翻♂譯◎公○司○

    鉦◇昱〇數﹎位﹎翻﹍譯﹌社﹋

    提﹋供﹉那﹉伐﹉鶴﹂語○翻◎譯♂等♂服♀務☉

    電☆話☆: 02-7726-0932

    LINE-ID: 0989298406

    翻譯公司|yahoo-translate.web66.com.tw/